影像播放
產品介紹
聯係方式
電話:4000-9111-61
地址:重慶市北部新區金渝大道99號
你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資訊 > 行業新聞 > 正文
垃圾分類步履維艱 計量收費助解“垃圾圍城”?
作者:本站  來源:網絡  點擊:1210 次  發布時間:2013-12-11

破解“垃圾圍城”,焚燒優於填埋,但因擔心焚燒會產生二惡英致癌物質,不少居民均反對將焚燒廠建立在自家門口,導致選址一變再變。讓全民參與垃圾分類回收,從源頭上減少垃圾量,是國際通行的經驗,然而廣州試點1年多,社區合格率約為30%,群眾熱情嚴重不足。

日前,醞釀多時的垃圾定量收費開始在廣州六個小區試行,這項旨在倒逼垃圾分類的政策能否有效助解“垃圾圍城”,效果還有待觀察。

垃圾收費隨袋征收費用或節省近半

在試點小區,垃圾被分為可回收垃圾、廚餘垃圾、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四類。其中,廚餘垃圾和其他垃圾需要計量收費,其計量方式分按袋和按桶兩種,費用則隨袋或隨桶征收。

據廣州市城管委副主任鮑倫軍介紹,垃圾專用袋和垃圾專用桶均分為大、中、小三個規格。其中,廚餘垃圾袋分7升、5升、3升,單價費用分別為0.2元、0.15元、0.1元;其他垃圾袋分12升、7升、5升,單價費用分別為0.5元、0.3元、0.2元;垃圾桶分35公斤、70公斤、100公斤,單價費用分別為6元、12元、13.5元。

“按袋計量是針對沒有物業管理的居民社區,而按桶計量則針對機關團體單位和有物業管理的居民社區。”鮑倫軍說,“在按袋計量社區,居民需要到指定地點購買專用垃圾袋投放垃圾。”

作為定時定點投放試點小區,廣東省民政廳宿舍大院共240戶共計720人,每戶可免費領取30隻廚餘垃圾專用袋和30隻其他垃圾專用袋,容量均為5升。其所在北京路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垃圾專用袋采用“實名製”,全部貼有代表大院內住房編號的編碼。

“5升容量的我都感覺有點大,一旦實行計量收費後,我購買的垃圾專用袋不會超過8元,這比之前的每月15元垃圾收運費和清潔費節省了一半。”試點小區居民歐陽姨說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試點期間,每個小區將按照每200戶一名監督員的標準設置監督員,專職負責監督。對違反投放者,監督員主要以教育勸導為主,暫不開罰。

垃圾分類步履維艱合格社區僅30%

廣州市城管委主任危偉漢表示,無論是隨袋征收,還是按桶收費,其本質都是按居民實際垃圾排放量征收,“垃圾收費並不是政策的初衷,初衷是通過收費來倒逼居民對垃圾分類。”

垃圾回收可分為分類投放和分類運輸兩大環節,缺一不可。然而廣州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張桂芳在今年11月份暗查中發現,由於部分環衛作業不規範,仍然存在“混收混運”現象,不少小區分類運輸效果不足三成,嚴重影響垃圾分類效果。

與此同時,居民分類投放的積極性並不高。記者采訪發現,不少小區門口擺放的分類垃圾桶“形同虛設”,桶內的垃圾往往是幹濕不分。以匯港豪庭樓盤小區為例,該小區門口擺放的四個分類垃圾桶便是空空如也,桶壁、地麵很新很幹淨。

廣州越秀區六榕街新隆東社區實行的是“定時定點”垃圾投放模式,盡管試點已有1年多,但仍有不少居民提著垃圾袋“一股腦”扔進垃圾桶,最終還得依靠環衛工進行二次分揀。“這主要歸因於居民習慣的改變並非一朝一夕。”越秀區城管局垃圾分類辦主任劉小龍認為。

在城中村和外來人口聚集的社區,垃圾分類參與度令人擔憂。一些外來務工人員告訴記者,他們都沒聽過垃圾需要分類,大家都是“約定俗成”集中扔到一個角落等環衛工來清理。

破解“垃圾圍城”慎防“收費式”管理

數據顯示,廣州中心城區每天垃圾產生量1萬噸,其中3千噸靠焚燒,7千噸靠填埋。預計到2015年,廣州垃圾填埋場就會被填滿,每天7千噸的垃圾將麵臨無地可去的困境。

在城市化進程中,國際大城市也曾遭遇“垃圾圍城”,焚燒成為化解此道的一把利器。然而不少居民因擔心焚燒垃圾會產生二惡英等致癌物質,強烈反對將這個“環境厭惡型”設施建在自家門口。

“建焚燒廠,誰都不願意建在自己附近,為了垃圾減量而分類回收,群眾熱情又不夠。”中山大學地球環境與地球資源研究中心主任周永章等觀察人士表示,政府部門怎麽辦才好,廣州毅然推行垃圾計量收費自在情理之中,但效果如何還有待檢驗。他說:“如果垃圾分類做不好,計量收費也難以走得長遠。”

與國際先進經驗相比,國內垃圾分類計費長效機製建立尚需時日。在日前舉行的中歐城鎮化夥伴關係廣州論壇上,來自法國威立雅環境集團卡特裏娜·薩瓦爾說,按歐洲相關政策,政府和私營企業共同推進生態修複,已形成了關於修複、垃圾回收處理等一個係統性的工業生態鏈。而這正是中國當前垃圾處理所缺乏的。

一些專家指出,我國當前垃圾處理流程普遍缺乏控製,垃圾回收利用時也缺乏價格補貼政策,少數垃圾回收利用企業舉步維艱,企業參與動力不足。這些問題都需要有更多配套措施出台,隻有對生活垃圾先行分類,再據此建立計量收費體係,並構建垃圾處理的係統工程,才能以環保、經濟的方法破解“垃圾圍城”困局。

“需要提醒相關部門的是,垃圾處理是一個係統工程,垃圾計量收費隻是其中一環,政府部門尤須警惕‘懶政行為’,以收費代替管理。”周永章說。